为滑坡的形成提供了有效凌空面

村民曾德全说:“那天8点多一点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地上的土飞起来不知道有多高,又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惊得目瞪口呆的曾德全赶紧去屋里喊妻子逃命。许多村民都听到了这声巨响,也有人看到了向天上飞的泥土,他们认为是附近的高坡煤矿在地下的采矿区发生了瓦斯爆炸。

在昨天的见面会上,镇雄县煤炭工业局局长曾德勇说,村民中流传灾害与煤矿有关,认为是煤矿瓦斯爆炸引发的,实际上根本不可能。他分析了几个具体原因:一是最近的高坡煤矿距离滑坡带有500米,而且开采方向是背朝滑坡带的,其他煤矿都在四五公里以外;二是滑坡量达21万立方米,如果煤矿瓦斯爆炸要释放这么大的能量,大概需要二三十万立方米的瓦斯气体容量,而高坡煤矿远远没有这么大的矿洞;三是根据常识判断,如果泥土是煤矿爆炸后喷出来的,那么泥土中必然有煤矿和煤矸石,而从滑坡现场来看,根本没有煤矿和煤矸石。

昨晚记者和另外一个媒体的记者多次拨打云南省国土资源厅滇东北地质灾害防治专家组组长姜兴武的电话,他均未接听,也未回复。

对此,村民们并不认同。村民说,高坡村赵家沟村民小组并没有被列入当地的地质灾害隐患点,也从来没有纳入群测群防体系。对雨雪造成山体滑坡,村民们说,当地每年都会下雪,2008年一连下了50多天雪,也没出现过山体滑坡。

云南省镇雄县山体滑坡发生不到36个小时,云南省国土资源厅滇东北地质灾害防治专家组组长便发布了镇雄县滑坡地质灾害的四个主要原因:

踩着结着冰凌的小路上山,途中村民不时地将泥土表面散落着的一蓬蓬的草皮指给记者看,这些草原来应该是生长在山坡表面,现在不知被何种外力变成直径约50厘米的圆形草块。不时还可见到只有半人多高的小杉树,被连根拔起,或平躺或斜插在泥土上。这种现象一直延伸到破碎山体的顶端,甚至在松软的泥土和原有的山体的交界处。村民们认为,如果是山体滑坡,这两样东西不可能像被炸开一样,散落在表面,更不可能出现在滑坡顶部。

第一,滑坡区地形陡峻,为滑坡的形成提供了有效凌空面。第二,滑坡区岩土体结构差,是滑坡形成的内在因素。第三,连续雨雪天气是滑坡发生的直接诱因。第四,彝良“9·7”地震对该滑坡形成有一定影响。

村民们似乎更加愿意相信是附近煤矿的瓦斯爆炸而引发了此次灾难。

滑坡灾难发生后,云南省国土资源厅滇东北地质灾害防治专家组很快发布了事故报告,认为连续雨雪是滑坡发生的直接诱因。但村民们对此仍有疑问,希望得到更权威的解释和澄清。

曾德勇说,至于山体内部是否采空,有待专家鉴定。今天,他将与云南省煤监局昭通分局的相关专业技术人员一起到高坡煤矿及滑坡事故现场,就井上井下情况、采矿范围、地质材料、采掘深度和方向等进行调查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