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此事

具体业务上,乐视网称上半年公司的终端收入、广告业务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相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度的下滑,与之相对的,除正常运营成本(如cdn费用、人力成本等)支出外,其他成本并未下降。

摆在面前的一个难题是,这次交易的一个重要条件是乐视网需要出具令投资方满意的业务合作协议、初步计划和年度预算、无起诉诉求、供应商债务解决方案、书面框架协议等条件后才能进行交割。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而据2018年最新修订的创业板上市规则,若创业板公司出现“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在这次增资前,除了乐视控股持有的股权外,乐融致新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股40.31%,天津嘉睿持股33.5%,其他股东合计持股7.81%。若增资完成,乐视网持股比例将遭到稀释,下降至33.4588%。且此前,乐视网已将乐融致新注册资本的34.9398%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和融创,5.372%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由此,融创主导的这笔增资交易一度让外界质疑乐视网将失去核心资产,走向空壳化。

免责声明:

关联债务始终是乐视网经营的最大障碍,记者了解到,乐视网与乐视非上市公司债务问题处理谈判小组仍在谈判之中。“在进行相关问题的核对和确认。在此核对过程中,公司管理层会积极维护上市公司权益及中小股东利益,尽最大可能保障公司员工和公司债权人的潜在权利。”乐视网方面称。

对于陆续到期的关联债务究竟数目有多大,此前深交所曾于6月25日发函,要求乐视网报备截至8月底即将到期的债务明细,包括负债主体、负债金额、到期日、利率、利息负担、融资用途等,且要求乐视网补充到目前为止乐视网债务总额、债务类型、是否存在逾期未清偿债务。但截至目前,乐视网尚未回复。

在此之前,融创多次变更乐视网旗下子公司名称,例如“新乐视致家”更名为“乐融致新”,“乐视金融”更名为“乐为金融”,以此类行动来与乐视进行切割,但效果并不理想。

从2016年峰值时102.25亿元,到2018年一季度的3.04亿元,乐视网的净资产高楼已然倒塌,如若主营无法扭亏,2018年全年继续亏损,将触发暂停上市的红线。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乐融致新为例,在吸收合并乐视系部分资产后,融创曾不止一次推动对乐融致新的增资。2018年4月18日,乐视网发布的最新一轮乐融致新增资方案中,确认tcl、京东、苏宁等公司将参与。

“上市公司现任管理层经过不断努力,目前公司正常运作及生产运营基本维持,公司日常基本费用的支出勉强得到保证。公司目前仍面临较为严重的资金紧张压力。”乐视网自称,特别是部分金融机构债务到期日临近,为公司短期内的资金筹划及安排带来一定不确定性。

另外一大难题是,乐视控股持有的18.38%股权处于冻结状态,按照乐视网披露,这些股权部分或全部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根据《增资协议》,第二期交割条件就涉及“公司完成本次交易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将变更后的营业执照分别提供予本轮投资方”。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在乐视网发布乐融品牌,并揭牌乐融大厦logo的当天,有媒体报道多名乐视非上市体系员工以静坐的方式抗议,造成揭牌仪式最终不欢而散,对于此事,记者得到乐视网某内部人士确认。实际上,从天眼查的工商信息中,目前也并未有乐融相关的实体公司于近期注册。

根据乐视网此前的业绩预告,2018年1~6月公司将亏损11.05亿~11.1亿,经营性亏损约11亿元,初步测算净资产将告负,且2018年全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无法消除。

除了品牌上的切割,乐视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刘弘与乐视网董秘赵凯离职的时间也分外巧合,两人的原定任期均是至2018年10月13日,但均在到期前三个月以辞去职务。

“如若本次乐视控股持有乐融致新股权拍卖程序无法被按时推进,依照《增资协议》约定,将直接影响林芝利创、京东邦能交割进度。”乐视网如是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