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最重时

安龙县是贵州省有名的金县,黄金开采在安龙县已有30多年历史。原有的粗放开采方式给安龙的生态环境造成创伤。

在万人洞以及豹子洞矿区,当地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两个矿区已经开始着手生态恢复并已取得初步成效。万人洞金矿经理李文军透露,目前已投入整改资金500余万元进行生态修复。在豹子洞金矿修复区,记者看到废弃采场和废渣堆场上已经绿草连片,许多地块平整后种上了玉米。通过矿山复绿,原本黄土外露的山头开始复绿。

“我们在处理‘老干妈’的时候,企业不理解,其中也经历了反复博弈。”熊德威告诉记者,对于大中型国有企业,只要我们动真格,它们的自觉性还是比大部分小企业高得多。记者

2014年8月,贵州省环保厅和公安厅组成联合执法组对安龙县黄金开采行业开展全面排查,对未批先建的万人洞金矿和海子金矿以及尾矿库不能满足生产要求的金龙黄金公司实施省级挂牌督办,并责令3家企业停产整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郄建荣

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是贵州省另一家有名的大企业,对它的环境违法问题,贵州省环保厅同样没有放过。

“省委书记当时说了一句话,保护赤水河,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书记还说了一句特别意味深长的话,他说,茅酒厂,我们不担心被市场压垮,担心被环境压垮。”熊德威说,对茅台酒厂环境问题的整治从此开始,最终习酒厂所有的污水处理厂全部升级改造,规模扩大了一倍,处理能力提高一倍,处理标准也明显提高。

据田获介绍,“六个一律”中有一个规定,即排污单位严重违法导致出现较大以上突发环境事件和造成严重后果且社会影响恶劣,其中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公职人员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一律追究行政责任。

在安龙县万人洞以及豹子洞矿区,记者仍可看到被“开膛破肚”的山体,大片山体、岩石裸露。安龙县海子镇党委书记杨希告诉记者,黄金产业是安龙支柱性产业之一,最乱时曾有100多个采矿点同时开采。

独山县水晶产业无序发展致环境严重污染问题,也进入了贵州省的专项执法行动,贵州省环保厅等部门下发通知要求独山县所有水晶企业入园统一规范发展。

贵州省独山县也被称作水晶之乡。近年来,独山县水晶产业无序发展,污水废渣乱排乱倒,严重污染环境。据介绍,污染最重时,曾经出现“牛奶河”,水中还掺杂有重金属。

说起处罚习酒厂的过程,熊德威记忆犹新:“当时的机遇非常好。2013年下半年,时任省委书记赵克志和省长陈敏尔到茅台酒厂调研,议题是‘茅台酒可持续发展和保护’。在座谈会上,领导专门问我,茅台酒厂执行社会责任怎么样?”熊德威说:“我当时就放了一炮,茅台酒厂履行了一些社会责任,但是就排污的角度,它没履行好,有不少污水直排赤水河。”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在规范企业的同时,贵州省对负责直接领导责任的独山县两个乡镇分管领导给予党内警告处分,黔南州政府约谈了独山县分管环保的副县长,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对县环保局长进行了诫勉谈话。

“对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公职人员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的,一律追究行政责任。”本着这个一律,田获说,近年来,贵州省处罚了一批环保官员。因对高速公路沿线“黑烟囱”整治不力,安顺市1名市(州)级环保局副局长、1名副支队长,1名县环保局长、两名县大队长被全省通报批评。

在处罚违法企业的同时,当地负有领导责任的政府负责人也同样受到处罚。据田获介绍,因黄金开采管理无序导致生态环境破坏,安龙县县委书记被省委取消了参评“全国百名优秀县委书记”的资格。

免责声明:

此外,今年,贵州黔南州独山县与某公司以建设休闲草场为名,违规占用林地建设高尔夫球场,黔南州副州长、独山县委书记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黔南州副州长还被免去了副州长职务。

环保监管缺位、不到位甚至失职渎职,是近年来饱受诟病的问题。但是,对此各地似乎也没有什么根治的办法。而贵州省所推出的“六个一律”措施,就有针对监管人员不履职情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