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址不当会对零售企业造成致命危害

而一些不在核心区的商业,则需要时间来培育。比如怀特商圈,就是从最初的餐饮业入手聚集人气,经过十几年的培育达到目前的商圈雏形。但同主力商圈相比,它所吸引的购买力基本上仍然只是辐射所在区域的人口。因此,对于那些无法抢占核心商圈、落户“生地”的外来商企,曹润亭说:他们必须耐得住寂寞,具有熬过3年以上培育期的心理素质和资金实力。

然而,商业竞争无处不在的今天,“低调”并不能避开对手的关注。百盛地下超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刚开业的几天,有许多搞市场调查的人站在货架前偷偷抄写商品价格。

一旦经济的发展催发市场时机成熟,竞争就不可避免。可以想见,届时省会的商业格局将有可能进入“战国时代”。但此战并非乱战,其中具有集团阵营的划分:外来商家虽呈点状分散,但从北人集团的既有市场中分一杯羹的利益诉求上,显然方向一致,从而形成北人集团作为本土商业领袖同外来商业的对峙。

(责任编辑:刘巍)

2010年1月1日,元旦假日,石家庄市中山路变成一条人与车的洪流。裹挟在其中,你会感受到这座城市突然冒出的巨大消费力。

买和卖的狂欢派对里,今年的省城悄然加入了新的暗流。裕华路万象天成新开业的百盛百货,和中山路热闹如常却已悄然易主的东方城市广场购物中心,在无声无息地开启省城商业的竞争新格局。

据了解,百盛百货是1987年由马来西亚金狮集团创立,自上世纪80年代进军中国市场,目前已在全国26个主要城市开出近40家店,成为一家跨国零售巨头。

商业“战国时代”的竞争猜想

中山路上,无论大百货店还是小专卖店,无不人潮涌动;沿途每一家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前,都排着长长的取钱队伍;一旁的小胡同里,“正宗油炸臭豆腐”的流动摊主一手从锅里夹出漆黑的豆腐块,一手忙乱地接钱……

主力商圈不是一天建成的

作为外来的挑战者,要放下身段“认乡亲,融乡情,喝乡水”,融入本地之时,也就是成功之日。而作为卫冕者,要把“看不见、看不起、学不会”的“傲慢和迟钝”当作最大的敌人,只要敢于否定自我、战胜自我、超越自我,卫冕就是成功的。

无独有偶,同百盛一样选择低调的,还有一家外埠巨头——山东银座。自几个月前以9.8亿元入主东购,引来各方惊呼之后,这家上市公司似乎就进入了“静默期”。从管理人员到经营策略,没有任何调整和变化的迹象。

羞答答的百盛静悄悄地开

坐拥主力型商圈的绝对优势区位,北人集团在几年之内完成了自我积累和扩张,在石家庄形成了北国商城、先天下购物广场、新百商场和益友百货等几大主力百货店和多业态布局,并且开始异地扩张。去年11月18日,北人集团宣布营业额达到100.09亿元,跻身全国零售业百亿俱乐部。

许多外来著名零售商业企业曾经在石家庄“走麦城”,这种现象被笼统地概括为“水土不服”。曹润亭说:细究起来,可总结的经验教训有很多,比如对本土消费者的消费文化、心理、习惯不了解,经营策略受总部控制欠缺灵活度,等等。但是无论怎样,选址是重要的。

而无论如何,这应该是消费者所乐见的,“大的企业来得越多,说明市场越良性,消费者越能从他们的竞争中得到实惠。”曹润亭说,“不仅如此,对于北人集团同样是一件好事。迎战强敌是自我提升的良机,没有对手意味着失去追求,是很可怕的”。

据一位在商业领域工作多年的业内资深人士介绍:新中国成立后石家庄的商业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2000年前基本为计划经济,当时的一批商业企业先后在2000年前后破产倒闭。北国商城在此基础上脱颖而出,逐渐形成“一枝独放占尽春”的局面。目前,随着银座、百盛等外来著名商企的进驻,和万达、泰勒等商业地产型企业的崛起,今后省会商业可能迎来新的发展阶段。

对于一座城市,主力型商圈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自然形成,多种业态的聚合赋予它齐全而且强大的消费功能,使其地位相当于“地标”。因此,它吸引的不仅仅是附近区域,还包括整座城市乃至全省的购买力。

一旦经济的发展催发市场时机成熟,竞争就不可避免。可以想见,届时省会的商业格局将有可能进入“战国时代”,但此战并非乱战,其中具有集团阵营的划分:外来商家虽呈点状分散,但从北人集团的既有市场中分一杯羹的利益诉求上,显然方向一致,从而形成北人集团作为本土商业领袖同外来商业的对峙。

而对于全省的商业企业来说,石家庄的今天就是他们所要面对的明天。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在商业的战场上,胜负永远不是终局,商战也并非一定你死我活。挑战与卫冕、竞争与繁荣永远相依相伴,共同书写这一方市场的传奇。

来自省会商界资深人士的看法是:无论外资还是外埠的零售业巨头,要进入一个地方市场,都不可避免地面对着“水土不熟”的问题,以及来自本土强势企业的压力,采取低调策略,避免正面刺激引发商战,“蛰伏”起来缓慢渗透,不失为明智之举。

“目前的北人集团还无人能够撼动,真正的较量将于3年之后展开。”曹润亭说,“银座是不能小看的,它即便现在无所作为,但这种具有资金优势的上市企业一旦动起来是很快的,应该会有新的业态或经营模式在酝酿之中。”而百盛的进入,是跨国企业完成一线城市的布局之后,向二三线城市渗透的战略反映。一个3万平方米的商业体量,充其量只能是它供应链的功能定位上一粒潜伏的“棋子”,今后的动作尚未可期。

无论如何引导“多点式商圈”的概念,石家庄中山路商圈的“坚挺”从来不曾动摇。从新百商场,经过东购到北国商城达到高潮,再往东延伸至先天下,一路行来,如同演奏一首城市的“商业进行曲”。正如石家庄市商业联合会副会长曹润亭所说:“主力商圈不是一天建成的”。

石家庄商界流传已久的“百盛落户”消息,在2009年圣诞节前夜变成了现实。与诸多猜测不同的是,没有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没有宣布进驻的策划活动,也没有轰炸式的广告宣传,百盛的“二度重来”显得颇为低调。

短评:挑战与卫冕竞争与繁荣

11年前,百盛曾以合资的方式进驻石家庄,但由于同本地管理层理念不融合而最终选择了黯然撤离。此次重来,它作为万象天成购物中心主力店,占据了近3万平方米的经营面积。

也许同“低调”有关,元旦当天,在百盛购物的人并不算多,加上一些品牌的装修尚未结束,同几家本土传统百货店的火爆相比有些冷清。

著名商业评论家牛文文对商界挑战者和卫冕者的描述非常精彩:“挑战者可以说是商业上最常见的过客,而接受后起者的不断挑战,也是领先者的常规功课。30年中国商业史,几乎就是挑战者的历史,从前的挑战者成为今日的卫冕者,商业就是这样生生不息”。

对于外来零售巨头的进驻,曹润亭形象地作比较:他们即便是一头狮子,也不能漠视北人集团这头老虎的存在,经过这些年,就石家庄这个城市而言,北人集团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对于去年11月18日销售额突破百亿的本土零售大鳄北人集团来说,直面外来群雄的商业“战国时代”终将来临,加上已经落地的万达广场将带来的自有商业品牌万千百货,未来的局面也许远非“三国演义”所能概括。

省会商业龙头北人集团,这次站在了卫冕的位置上。想当年,中国加入wto后,在一片“狼来了”的惊呼声中,北人集团曾发出“‘羊’要吃掉‘狼’”的誓言,引起商界震惊。10年奋战之后,北人集团戴上了本地商业的皇冠。

不管是百盛悄悄进“庄”、银座沉着接招,还是万达自有商业万千百货如何使出奇招,他们背后一定都有一连串的商战策略和咄咄逼人的商业攻势。格局很清楚——上百万平方米的新增经营面积决定,他们终将以挑战者的姿态出场。

商业企业尤其是零售业态的发展,是一定同一个地方的消费水平紧紧相随的。据曹润亭介绍,目前石家庄的消费特点还停留在大众和分众式的购买,2008年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1.1万元、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5000元,这个水平处于从温饱到消费的过渡阶段,远没有进入消费型城市。

选址不当会对零售企业造成致命危害。在这方面,“大的本土零售业比如北人集团已经基本完成了跑马圈地的过程。”曹润亭说,“过去开店叫‘选址’,现在叫‘抢址’,抢到商业氛围浓厚的‘熟地’,基本成功一半”。

不管是挑战者还是卫冕者,各自都有自己的强大优势,学习对手的长处,弥补自己的短板,是竞争中的良性精神力量。